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建设 >

沈阳七星湿地:人行明镜 鸟度翠屏

发布日期:2021-11-02 07:2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原标题:山 讲述历史文化 水 见证生态巨变 又见鱼鸟共生 那条熟悉的辽河回来了

  辽河,宛如一条巨龙横卧在东北大地,头昂渤海湾,尾摆大草原。走进辽河沈阳市沈北新区段,首先迎接它的是平地而起的七星山,之后的七星湿地一路夹道欢迎。相传,在这里辽河曾一夜改道,恶龙曾在此作怪;这里,有建于1074年的辽代古塔、由北魏拓跋氏建设的石佛寺院、“双洲古城”遗址、明边墙和烽火台等遗迹;这里,有往返了几百年的七星古渡;这里,还是锡伯族的发祥地;这里,更有“一年有四季、四季不同林”的七星湿地公园。

  位于沈北新区兴隆台街道境内的七星山,背依辽河,南接沈阳。这里层恋叠翠,沟壑纵横,人文景观丰富,历史遗址众多,还是锡伯族的发源地和朝鲜族的聚居地,是一个兼具自然景观及人文景观的地方。七星山自古就有“塔影遥开山雾重,笛声清澈水风凉”的赞叹。它形成于侏罗纪末期,原由南山、塔山等七座山头组成,分布有狐狸大沟等20多个山沟,塔山南坡有泉眼一处,泉水清冽甘甜,四季不断;这里有建于1074年的辽代古塔、由北魏拓跋氏建设的石佛寺院、“双洲古城”遗址、辽金时期兴建的韩家花园遗址,明边墙和烽火台,清时左宝贵修建的辽河套堤和纪念碑、近代战争碉堡等遗迹;由于周围都是平原,登上山顶可一览四野,向北望去可见辽河蜿蜒流淌。

  七星山脚下有两个小村子,如今叫石佛一社区、石佛二社区。相传,唐时有十佛经过此地,独此佛坠山谷中;也有传说,在辽代,七星山东边的辽河湾住着一条恶龙为祸人间,村内的孤儿石磊召集十位勇士将恶龙制服,后村人修建寺院把十位勇士雕成石佛供奉起来,“石佛寺”因此得名。石佛村是锡伯族、朝鲜族、汉族的居住之地,直到今天,石佛村还保留着当年说书讲古、扭锡伯族大秧歌、玩嘎拉哈的习俗。45岁的鲁俊从小生长在石佛一村,“据老人讲,我们村和七星山本在辽河以北。某天一早醒来,村民发现辽河一夜改道,跑到我们村和七星山北面去了。老人说,村在河北为阳,有山有水,是‘龙脉’。辽河一改道,我们村的‘龙脉’没了。”

  在石佛二社区北的辽河段上,一庞然大物常年往返于南北岸,运送附近居民和车辆。这里就是七星古渡口。100多年前,辽河航运繁盛时,每年辽河一开,大河上下白帆点点、轴轳相望,码头声喧、渔歌互答,无数辽河船工驾着一叶轻舟往来于辽河两岸,运送货物、接送民商。久而久之,“摆渡”成了一门古老的辽河职业,但时过境迁,时至今日,辽河摆渡人只剩一家,家族的传承也渐行渐远。如今依然坚守的摆渡人家姓裴。今年60岁的裴振鳌摆渡37年,之前他跟父亲搭档,之后搭档变成了大哥、二哥,如今跟他搭档的是31岁的侄子裴洪瑞。附近的人小时候坐“裴爷”的船过河;到了中年,掌舵的换成了“裴叔”;临近老年,发现渡船上搭话的竟是儿时一起玩耍的裴家兄弟。摆渡家族世世代代在这河面上,就算辽河发大水,就算兵荒马乱,只要河上有裴家人的身影,渡客心里就有了底,“啥事儿没有,这河,还能渡!”

  裴振鳌说,自己小时候,辽河里的鱼抓不完,大的30来斤,小的也有四五斤,什么品种都有,鲇鱼、螃蟹、白虾,尤其是辽河大鲤鱼,味道极鲜。那时的辽河两岸林深草密,大雁、野鸭、狐狸、野鸡、野兔随处可见。不过,因严重污染,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,辽河居然没鱼了,“那时的辽河水既不能洗澡更不能喝,水像酱油汤似的,连川丁子那样的小鱼都看不到了!”裴振鳌说,近年来国家开始整治辽河,辽河水又变清了,久违的鱼虾,大雁、野鸭、野鸡、野兔都回来了。河两岸还吸引了各种鸟类,特别是开春时,满河面的鸟,成群结队,那叫一个壮观。说话间,天上飞过几只灰鹭,裴振鳌说,鹭如今已经成为辽河上常见的鸟类了。

  为把辽河建设成一条环境优美、风光宜人的“生态带、旅游带、城镇带”,达到防风固土、改善水质、美化环境、恢复生态的目的,沈北新区抓住辽河生态保护区建设契机,投巨资兴建全国市区最大的湿地公园——辽河·七星湿地公园。

  七星湿地公园2008年开建,2013年12月被国家林业局批准为国家湿地公园。目前,公园是大量候鸟停歇的重要驿站,湿地野生动植物种群数量逐年增加,现已观测到各种野生鸟类高峰期达1万余只。广袤的湿地成为鸟鱼的天堂,常见的有野鸭、雉鸡、丹顶鹤、白鹤、大雁、白鹭、灰鹭等二十余种,辽河野生草鱼、鳙鱼、鲫鱼、鲤鱼、鲇鱼、鲢鱼等十余种,真可谓“百鸟彩练当空舞,水清草壮鱼更欢”!

  天象景观资源,是七星湿地又一道靓丽的风景。景致依季节而变,雪景、雨景、雾凇、朝晖、晚霞、云海等多种天象景观交相辉映,变幻莫测,可谓“一年有四季、四季不同林”。(沈阳晚报、沈报全媒体主任记者 王彩丽 摄影 王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