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市场分析 >

披露:大汉奸陈公博的可耻结局和下场

发布日期:2021-10-26 15:3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这些卖国分子逆历史潮流而动的行径最终都会被正义所审判,陈公博就是这样一个被国人所唾弃的、仅次于汪精卫的第二号大汉奸。那么,他的可耻结局和下场是如何?

  虽然陈公博继承了汪精卫的所有职务,但他无一不在这些头衔的前面添加了“代理”二字。这是为他自己留一条后路,与汪精卫厘清界限,好为自己日后能够在蒋介石手下谋求生路做准备。

  他为了向蒋介石表忠心,还特地给蒋介石发了电报,但还没等到蒋介石的答复,他手底下的人就开始乱起来。

  首先是周佛海对他发动了“政变”,将南京市封锁起来,并且控制了银行和电台。后来在日军总司令冈村宁次的调解下终于平息,持续了仅仅三天的政变并未成功。

  接着就是被任援道骗取了兵权。由于发给蒋介石的电报总是石沉大海,他便找到了任援道给他牵线搭桥,因为他与戴笠是熟人。

  然而,任援道并非真心帮助陈公博,反而想借机骗取陈公博手中的军队。他便对陈公博软硬兼施道:“蒋先生对你还是很谅解的,但是有人给你打小报告,说你调集军队向佣兵反抗。”

  陈公博又气又怕,但为了向蒋介石表示忠心,还是忍痛将军队交给任援道。任援道一接收他的军队,果然立刻翻脸,还说陈公博是大汉奸,蒋先生不便见他,要他到外面去避一避。

  今井武夫十分清楚陈公博的心思,也不再多问,便答应了下来。他提醒陈公博必须在明天中午12点之前出发,否则凡是未经盟军总部批准升空的飞机都将被无差别击落。

  陈公博自杀不成,长叹一声:“连自杀都没能成功,看来只有回国接受审判了。”随行人员也都默不作声。10月3日,陈公博等人被遣送回南京,关押在宁海路25号看守所。

  他们产生了不安的情绪,陈璧君还问司机:“这是在往哪儿开,老蒋的官邸应该向东走才是。”司机没有回应。他们的车停到了火车站,又被送上了火车。果不其然,他们并没有被送到蒋介石面前,而是被送进了苏州高等法院的看守所,等候最终的审判。

  他回想起自己从最初献身革命,到后来卖国求荣,走到今天这个地步,已经是山穷水尽,走到了绝路。他还深感对不起自己年仅17岁的儿子陈干,看到儿子为了自己夫妇的事情奔走于南京和苏州两地的看守所,内心十分愧疚。

  三月正是江南的梅雨季节,绵绵细雨更是加深了他的愁绪。有一次,儿子又冒雨来苏州看守所探访,陈公博劝儿子说:“事已至此,费力也是徒劳的,只盼你能好好求学,将来能为社会做些好事”。

  听到这个,陈公博却感到很伤心,联想到自己为了政治已经落到家破人亡、身败名裂的境地。他带着颤抖的声音告诫儿子以后干什么事情都好,就是千万不要再从政,不要再重蹈祖父和父亲的覆辙。这也是他们父子之间的最后一次对话。

  在审判过程中,面对检察官对他的控诉,陈公博最开始也是拒不认罪,大肆为自己的行为辩护。在他的陈述下,他所做的似乎都是为国为民,令旁听的群众们都愤怒不已。但随着审判的推进,或许是因为身心俱疲,陈公博又不再继续申辩,也不再上诉。

  他直白地说,汪精卫活着的时候,自己确实是辅佐他,汪精卫死后,自己也负全部的责任,随便法庭怎么判决。这些都写在了他的自白书中。

  一周后,法庭正式宣判,以汉奸罪名判处陈公博死刑。陈公博听完判决书,倒也依旧神情自若,不但没有任何恐惧,反而一再地感谢,感谢法庭的判决采用了他的自白书,感谢法庭允许他答辩。对于法庭的判决,他愿意认罪伏法。

  他在日记中记述了自己最后的心境。之所以自己会那样淡定自若,并不是因为他有着视死如归的精神,而是觉得自己已经没有什么放不下的东西了,已经可以了结自己的一生了。

  得知陈马上就要执行死刑,陈璧君带着冷笑说:“想不到你竟然死在蒋介石的手中,真叫人不甘心。”陈公博只是微微苦笑,过往的种种恩怨如今已微不足道。

  1946年6月3日是陈公博处刑之日。那天上午正好是监狱中囚犯放风的时间,其他的囚犯一如既往地散步聊天,而他正准备走完人生的最后一段路。

  纵观陈公博的一生,由蒋介石集团的高官,再到汪伪政权的二号汉奸,他游走于各大政治势力之间,表现出一个彻头彻尾的投机者形象。